近年來足球迷對賽果的爭議,離不開三個英文字,「VAR」(Video Assistant Referee)。
VAR技術(視像助理裁判技術)4年前於俄羅斯世界盃正式獲FIFA(國際足協)採用,至今VAR已是四大聯賽、國際賽事不可或缺的部分。

然而VAR技術終在香港亮相。香港足球總會宣布,將於2023/24年的香港足球超級聯賽球季引入VAR執法。

香港足球引入VAR 獲民政局資助

VAR自2018年3月3日,正式獲國際足球理事會(IFAB)列入比賽球例,其後為香港人熟悉的足球四大聯賽,英格蘭超級聯賽、西班牙超級聯賽、德國甲組聯賽及意大利甲組聯賽亦引入VAR執法。

無可否認,VAR的確增加場上判決的準確性,而今月(6月)香港足球總會宣布,在2023/24年的港超球季引入VAR。香港足總聲明表示,獲香港民政事務局提供的資助,將購買和租借各類硬件、軟件和服務以展開計劃。

聲明中亦提及,「視像助理裁判已被廣泛引入到許多主要國內聯賽和國際賽事,而關鍵比賽判決的準確性已由93%提高到99%。 引入視像助理裁判將會是進一步發展香港足球和裁判的重要步伐」,因此來季將先在指定賽事作測試,其後才全面實行。

資料來源:Hong Kong Football AssociationIFAB

VAR是什麼?

VAR,英文Video Assistant Referee的簡稱,是「視像助理裁判」。顧名思義,視像助理裁判就是通過觀看球場上的視像影片來協助球證判決。

眾所周知足球賽中配備一名主球證、兩名邊線助理球證和一名第四球證,然而主球證及邊線球證負責場上涉及球權、犯規等的判罰。按照國際足球理事會(IFAB)規文,配備VAR技術的比賽中,球場上加設多個攝錄機,以不同角度記錄場上一舉一動,使得比事更加公正,也分擔了球證誤判的負擔。

VAR事實為一個團體,按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為例,VAR團隊由主視像助理裁判和三名副視像助理裁判組成。該屆世界盃,VAR在每場賽事動用33部攝錄機,包括4個超慢動作錄影機及兩個越位攝錄機,至淘汰賽階段還額外在龍門後加設兩部超慢動作錄影機,方便識別門前犯規或手球嫌疑。

資料來源:International Football Association Board (IFAB)The Professional Football Scouts AssociationFIFA

VAR規則:什麼情況才能啟用?

VAR 足球

值得一提,VAR技術本質上沒有執法權,查看VAR的選擇及最終判決權只屬主球證及執行VAR的視像助理裁判。
按國際足球理事會規文指出,只有四種情況才能啟用VAR:

1. 無效進球的嫌疑

有越位嫌疑或進攻者犯規在先,以及球出界等情況導致進球

2. 12碼判罰

決定防守者有否犯規,及犯規位置是否在禁區內

3. 直接紅牌

審視犯規者動作的嚴重性

4. 辨識犯規球員

糾正及避免球證認錯球員

簡單而言,VAR只會出現在對比賽結果有重大影響的情況時啟動。以上四種情況,前兩項關乎直接影響比分,紅牌判罰則有機會影響戰況,而球證也能透過VAR來避免認錯球員,保持執法公正。

資料來源:The Professional Football Scouts AssociationFIFA

VAR利與弊 在進化還是摧毀足球?

VAR 足球

VAR的出現,彌補了人類的不足,改變了球賽的模樣,甚至改寫了林林總總的賽果。無疑足球比賽加入VAR,的確減少球證誤判的情況,以影片回放為輔助技術,除了有助主球證突破局限性,也為球賽保持公正。就如就在2021/22英超聯賽,VAR一共有120次介入球賽,當中43個入球經VAR後被否決。然而肉眼難以確定的入球、犯規、越位,在VAR下得到更準確的判決,就在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VAR的正確率高達99.3%。

資料來源:ESPN

VAR只為技術 執法權仍由人左右

VAR亦有如所有事物一樣,有利必有弊。利用科技彌補人的不足,無疑在進化球賽及提升球證執法質素,惟VAR本身存在的漏洞,同時也遭球界頻頻批評。

VAR對越位的判決,很經常成為球迷的笑柄。「體毛越位」、「腳尖越位」屢次出現,皆因現階段的VAR仍限於2D重播,VAR裁判只能在平面上畫線以判斷越位,與實境球員的走位事實仍有偏差。

再者,主球證和VAR裁判的執法尺度,亦是爭議之一。重新強調,VAR技術上沒有執法權,VAR只屬輔助性質,讓視像助理裁判及主球證獲得更準確資訊;即是說,最終判決與否,還是人類左右。

資料來源:The Athletic

VAR裁判的執法尺度不一

縱然負責監管英國職業球證的職業球證有限公司(PGMOL)有一系列球證規條及相關監管,但賽中對球員犯規的定義、判罰情況,不同球證似乎也有不同準則。最為熟悉,莫過於2019/20英超球季首循環熱刺對車路士,那時候熱刺孫興慜倒地後向上踢向車路士魯迪格,並經VAR介入後,主球證判罰前者紅牌。

其後次循環雙方再碰頭,熱刺盧施素猛力踩中車路士後衛腳脛至有明顯瘀傷,惟那時候VAR的視像助理裁判卻未有表示,沒有建議當時主球證奧利華重看慢鏡。最終PGMOL也承認,盧施素的犯規「無論力度和接觸點均完全符合發出紅牌要求」,但基於人類主觀判決最後不認為那是紅牌。

VAR的出現,為足球賽事帶來接近公平的競爭,惟在某程度上VAR卻為球員和球迷製造了混亂的狀況,甚至無稽的判決。也許要達到公平公正的競爭,VAR必須繼續改革與演化。

資料來源:The AthleticThe GuardianFootball London

Total
0
Shares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