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繪會長走進元宇宙 結合科技與藝術記錄香港人集體回憶

電繪會長走進元宇宙 結合科技與藝術記錄香港人集體回憶

很多人都說興趣很難與工作並存,不過歐陽俊禧(Hay)活躍於插畫界十餘年,由2007年取得斯威本科技大學多媒體學士,到成為現任香港插畫師協會會長,一步一步實現中學時代的夢想。今天他作為電繪界的代表人物,將其Cyberpunk風格的作品帶入元宇宙,與雅虎香港合作推出「再現觀塘」NFT 藝術作品展,筆者很想一探資歷豐厚的藝術家踏入元宇宙的心路歷程,於是邀請Hay為Preface的讀者一一說明。

從漫畫到電繪 中學時代的夢想萌芽

我中學的時候,本身是想成為一個漫畫家。大概中五、中六的時候開始接觸電繪。以前都是用木顏色、Marker去繪畫作品。到後期發現了電繪的魅力,便開始用Photoshop去創作,也會用上Painter、ArtRage等軟件。

在那個年代Forum很盛行,Hay會將他的電繪作品放在Forum上分享。上傳作品以後,會有志趣相投的網民觀賞,有時會留下意見和品評。其他插畫家的賞識令Hay對自己的畫作更有自信,因此踏上了電繪之路。

電繪不但需要創造力,而且還要與時並進去適應日新月異的「數位畫具」,市面上的繪圖工具軟件層出不窮,舊有的軟件功能亦越來越強大。由於市面不同軟件的用戶群都有,不時會教班的Hay亦笑言必須跟上時代。Hay在今年5月初嘗Apple的Procreate,他認為這對「初心者」而言是一款門檻較底但功能強大的繪圖軟件。不過,若講到要處理商業層面的作品,Hay始終鍾情於自由度較大的傳統繪圖軟件。

在元宇宙中展示香港現實與虛幻的面貌

現實的界線在現今社會已經被模糊。尤其疫情之下,很多我們以為需要面對面的交流都轉變成線上交互,創作者也被迫着追上時代的變化。除了繪圖工具,也要開始着手了解作品的不同呈現方式。慶幸的是香港機會處處,就如今次「再現觀塘」NFT 藝術作品展。

在元宇宙辦展覽我也是第一次。說不定有一天,你和我正在帶着的這款眼鏡可以讓你看見我懸浮於現實與虛幻罅隙中的作品集,甚至乎你不但看得見,你亦嗅得到,這也是人們常說的沉浸式體驗。現在是我們的反思期:你想積極追上科技的步伐,抑或醉心鑽研傳統技術呢?

電繪會長走進元宇宙 結合科技與藝術記錄香港人集體回憶

說來有趣,Yahoo今次舉辦的藝術作品展正正結合了看似矛盾的兩個元素科技與懷舊。訪問當天Hay亦帶了我們在Decentraland 上走了一圈,而他不但因為展示作品而興奮,亦同樣因為自行創作的Avatar角色而感到雀躍。Hay的Avatar角色遊走在作品之間,不但可以與其他觀展者互動,Avatar也可以與作品「合照」。

乘著NFT的浪潮 電繪版圖擴大

電繪初初通常出現在成本較高的電影、廣告及動畫製作當中,Hay認為電繪真正發跡的轉捩點,正是將電繪創作過程呈現於人前的時候。過去一年,Hay參與過大大小小的NFT Art Battle,而作為一個電繪界專業評審,當然可以從最基本的構圖、用色、故事表達來評分;但NFT Art Battle是一場大型現場作畫比賽,參賽者由上台、準備、作畫、思考、苦惱、興奮等等的過程會一一映入觀眾的眼簾。

Hay告訴筆者,即使參賽者在評分標準之下取得最高分數,他的NFT作品也未必有人競投,因為觀眾着重的是整個表演,是參賽者的整個故事,而作品本身只具部份吸引力。Hay亦因此了解到,NFT除了代表作品的擁有權,其價值還代表了整個創作的過程、概念以至創作者的情緒如何打進觀眾以及NFT收藏者的心。

即使你是畢加索、梵高或者達文西也好,門面看起來都只是畫作一幅。NFT的精粹貴乎Story。為什麼要有Art Battle?因為Art Battle本身就是一個Story。有些參賽者滿頭大汗、有些戴上耳機專注繪圖、有些因為得分很低覺得傷心……這些創作過程都是Story,NFT的價值更多是由作品以外的元素所建立的。沒故事的NFT就真的掉進OpenSea裡,在大海中找也找不回了。

科技在藝術發展中的角色

Hay的電繪課堂亦會透過NFT做切入點,最終目的都是希望教懂學生繪圖。新世代的年輕人早已習慣與電子科技為伍,老師要做的是從他們的角度去思考,利用他們身邊的科技培育出新一代創作者。

任何東西都只是工具將你腦海中抽象的概念表現出來。不論是AI繪圖、以Photoshop作畫甚至乎單純的手繪都只是一套工具。我相信在適應新科技之前,我們亦有個義務去繼承傳統。在新興的科技之中,很多強大的功能開發概念都是源自創作者多年來累積的經驗。不論是紙張、熒幕、抑或擴增實境(AR),科技在創作的路途上,是思想的載體,並不是藝術本身。

記憶中的「舊麥記」- 《雨下的裕民老地方》

電繪會長走進元宇宙 結合科技與藝術記錄香港人集體回憶

雖然不是觀塘的居民,但我常常經過裕民坊。在油塘上學,每天都會在觀塘「舊麥記」轉車。當年「舊麥記」拆卸的時候都令我和朋友們懊惱又失落,因為失去了一個眾腳點。「舊麥記」有免費冷氣,所以我們經常在那裏逗留、等朋友,看到的事情很多,有時候看見同校同學在抄功課,有時候會看見情侶離離合合。

Hay的電繪課堂亦會透過NFT做切入點,最終目的都是希望教懂學生繪圖。新世代的年輕人早已習慣與電子科技為伍,老師要做的是從他們的角度去思考,利用他們身邊的科技培育出新一代創作者。

變幻無常 唯用藝術留住美好時光

社區改建項目每天都在進行當中,許多香港人的共同回憶想留也留不住。最近引起大家熱烈討論的珍寶海鮮舫事件,亦令到Hay想利用電繪繼續延伸「回憶中的香港」作題材。就如文中提到,科技在創作的路途上,是思想的載體,時間的推移之下,以前的嶄新科技亦會成為過客。無論人、事、物其實都敵不過時間,只要曾經努力將寶貴的記憶留住便足矣。

日期:6月13日(一)至6月30日(日)
地點:Yahoo Metaverse 1樓畫廊

雅虎香港以充滿香港特色及集體回憶的觀塘區作主題,與4位本地藝術家,包括SIUKINS、歐陽俊禧、Bread Poon和Stirring Light,聯手合作推出「再現觀塘」NFT 藝術作品展。4位本地藝術家將分別設計出一系列盛載著無數觀塘故事的NFT藝術品並展出於Yahoo Metaverse的1樓畫廊。

Total
0
Shares
Related Posts
如果演算法在預測我們的未來,我們還擁有自我意識嗎?

如果演算法在預測我們的未來,我們還擁有自我意識嗎?

在未來,隨著科技發展,人們有可能被越來越多的人工智能預測,還會被預測結果分類,讓人們在哲學上思考人工智能的問題:在我們享受人工智能帶來的便利的時候,我們也將自己暴露在許多潛在的風險之中。如果我和你說,在未來人們有機會會因為人工智能越來越一成不變,你會作何感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