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遊戲在市面上有不少選擇,但AME Acadmey(AME運動電競館)則是香港少數將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融入「運動」的例子,提供划艇、賽馬等VR遊戲。Preface馬上介紹這香港運動電競館!

逆市旺區開設AME 香港首個運動電競館

2020年起新冠肺炎籠罩香港,防疫措施一推,各大娛樂場所無奈停業,叫苦連天。「事實我們2020年時候試過掙扎,究竟是否適合開店呢?」莫偉晴與團隊早在2018年開展了Asia Motion E-Sports(亞洲體育電競)項目,為全港唯一主打「運動+電競」的電競組織。兩年後碰上新冠肺炎,至把心一橫之際香港已經歷兩波疫情,他直言2020年決議AME開店,全因相信「危機變相是轉機」。

AME運動電競館起初選址尖沙咀中間道,去年移師到K11 Art Mall。電競館佔地4000呎設有10款運動遊戲,5大為運動體驗獨木舟遊戲「E-Kayak」、運用投影技術配合現實的智能攀石牆「E-Climbing」、香港旺角街頭實景的「E-Running」、擁有270度三面環繞LED反應牆的電競足球遊戲「E-Football」及多功能電競籃球遊戲「E-Basketball」 ,而「E-Rowing」划艇和「E-Racing」賽馬為館中兩大VR遊戲。

電競入行門檻高 VR融入運動才是出路

VR運動

莫偉晴與團隊起初集中擴展電競產業,惟很快洞悉電子競技中的盲點。「2018年起電競是熱門話題,但雖然那個時候電競常是話題之一,但香港裏在行內人其實不多;加上採納成大賽競技項目的遊戲,一對手也數得完」,莫偉晴認為電競產業著眼在數個遊戲上,發展的持續性存疑。

的確,電競發展至今,用作比賽的遊戲集中在對戰類,以延期舉行的杭州亞運為例,確定入選電競項目的遊戲只有8款(王者榮耀、爐石戰記、夢三國、Dota 2、FIFA、和平精英、英雄聯盟、快打旋風)。

基於電競產業的界限,莫偉晴與團隊決議重新定位,把VR融入較冷門的運動,電競不再只安坐於椅上。「其實體育產業如是,當中也有不同的種類,只是你不常見或較難接觸」,莫偉晴透露把電競與運動結合,同時也助VR與冷門運動逐漸普及。

兩大VR運動體驗 一個模擬器+遊戲「有如一個小體院」

VR運動

10款運動遊戲中,AME主打划艇和賽馬兩大VR遊戲。「E-Rowing」玩法與划艇機無異,但戴上 VR眼鏡後,眼前瞬間變成維港景色,玩家在各種充滿娛樂性的挑戰下完成任務。

此外「E-Racing 2.0」更是國際認可的策騎體驗裝置,VR眼鏡的視覺實景更讓玩家置身在沙田馬場,他們猶如第一身參加賽事。 

莫偉晴表示,兩大VR與其餘電競運動能讓玩家,特別是小朋友透過模擬器先初步了解運動項目,從此家長可快速發掘小朋友的潛能。

目標能把AME變成小體院,讓家長了解運動電競非打機,而是包括潛能發掘與訓練,同時也能教育都小朋友一些運動知識,例如賽馬亦有不同跑法,軍速、快放、留前鬥後。

AME 行政總裁 —— 莫偉晴

虛擬運動的發展 數據搜集與醫學分析是趨勢

香港的虛擬運動發展仍在起步階段,AME提供的個人化體驗亦包括虛擬Avatar角色,為玩家在每次運動時記錄運動量及成績。場內設施由運動科學團隊協力開發,以運動醫學知識及臨床經驗,為參加者提供賽後訓練建議及科學數據分析。

莫偉晴強調產業要逢勃,得與其他產業結合,且虛擬運動的發展必然包含運動醫學。他表示:「我們希望他朝一日,虛擬運動有如身體檢查,當你參與單車遊戲,其表現的數據以AI分析,左右腳力力量的分配、受傷可能等資訊,也能透過AI分析出來,用家能觀察其身體變化。」

冀望AME未來進佔學界

莫偉晴直言本港發展步伐比台灣等地區慢,但他仍然深信香港市場的潛力,並透露AME有意申辦虛擬運動賽事,目標更是學界。

他又指,虛擬運動為世界大趨勢,深信此不久將來,將有正式的虛擬運動項目亮相大賽:「開發電競時做了兩年研究,發現世界各地已有不公司正研發運動模擬器,他們不止在運動體驗階段,有的甚至為奧運選手做訓練,或復康運動;我相信將來奧運會出現一班虛擬運動員,不是純粹打機電競,是參與虛擬運動項目的運動員。」

Total
1
Shares
Related Posts